秋夜之长,空有其名
我们只不过相看一眼,即已天明✨
爱发电同名

这两天补课实在是太忙了,有在写但效率极低😭现在也就1k多字,容我缓缓,过一阵会更的🙏🏻

化蝶 番外 寸断(十八)

来啦~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回去的路上下了雨,鬼厉魂不守舍,任凭雨点一滴滴的打落在身上,沾湿了衣裳。路上的小商贩都收了摊子,来时热热闹闹的街道,回去时空空荡荡,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假象。


他手里握着那颗碧蓝的珠子,本来决定要交给苏苑,可最后竟是没舍得--那是苏摹留下的,最后的东西了。


冰冷的珠子怎么也捂不热,是不是那个时候,苏摹的心也是这样冰冷的?


他不忍再想。


--


鬼厉在那封印旁建了一个小木屋,不大,和之前苏摹在水边住的那个屋子一模一样。不一样的是,他在门口种了几支蓝色的鸢尾花。


回去后不久,鬼厉就感觉脑子发沉,他知道...

暗夜 新年番外

迟到的新年番外!

全文4k3+   一发完  甜的!!!

放心看😍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“再往右放一点,右边高了,再低点。”骆翔在苏青竹身后扶着梯子,指挥着她挂新年的福字,“可以了。”


苏青竹这才把手里的福字摁在墙上,一点一点的抚平边角,然后准备下梯子。


“小心点。”骆翔一直扶着梯子没松手,看她还差两步踩到地面时,一把抱住苏青竹的腰,稳稳地给她抱到了地上。


“恢复得不错。”苏青竹依偎在他怀里,轻轻的吻了骆翔的脸颊。


“那还不是有你照顾,才能好的这么快。”骆翔笑,用指腹擦去了苏青...

2023,新的一年,新的开始

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年,愉快的事是有的,可伤心失落太多,似乎连那仅剩的快乐都被冲散了。

[图片]

1月16日,是我真正开始追星的日子。从那之后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。


直到9月11日,在我高中开学后十几天,在最后在一次直播后不久,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,可以让我铭记一生的事情发生。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去回想那几天我的心情我的状态,整个人像失了魂,什么也记不得了。


在经历了不算很久的挣扎之后,我决定留在原地,留在草圈这个温暖的家。或许在父母在同学看来,我这个举动有些不可思议,可我知道原因,他带给我的太多了。


感谢每一位粉丝的陪伴

感谢我亲爱的老婆❤️ @我就是我 ...

人,要忠于自己年轻时的梦想

先发一部分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顾耀东从坐上去往南京的火车时就已明了,自己这一行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,这个麻烦的解决又有多大的困难。可他想的很单纯——他只是想救一个不该死的人,一个善良的,无辜的,可怜的父亲。


所以此时在狭小的审问室里,他也毫不畏惧,他知道他一直守着自己的信仰,从未变过。


就像他和赵志勇说的,他信仰良心。


审讯室的门被一脚踢开,王科达先是玩味地打量着顾耀东,而后又轻笑一声,坐在顾耀东正对面的桌子上,戏谑地叫到:“顾耀东,”他点点头,玩味地笑了笑,“副局长把你交给我来审了,钟处长的意思呢,不插手。”


“而你那个夏...

化蝶 番外 寸断(十七)

有点血腥()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苏苑还没有叫过爹爹。一是因为养父母感觉这样占生父的便宜不太好,二是鬼厉从未教过他改叫谁爹爹。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一声爹。


“叔叔,为什么别人都有爹爹,可是苑儿没有啊?”小孩子总是童言无忌,他抱着鬼厉送他的生辰礼物,上面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。“这个人的头发,和海是一个颜色诶……”


‘这个人’的字眼刺痛了鬼厉,他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告诉这个三岁的孩子真相。


“苑儿,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,海皇的故事么?”


“当然记得!海皇殿下是我最喜欢的人!”小孩子不懂崇拜,他只知道自己对一个人有好感,就是喜欢他。


若是...

我×徐天

原创攻,第一人称

BL

小短打,不喜勿入,一发完

(双旦贺文一)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“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么?”


“嗯,其实官司打到这,都知道会胜诉,最后一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很快就会结束的。”他检查完自己公文包里的东西,去拿熨好的西服,穿好。


西服的设计很好的展示了他身上的曲线,一米八几的个子,那双长腿便愈发的引人注目,藏在黑色的西服裤后面,引人遐想。


我从身后搂住他的腰,隔着衣服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,心里没来由的燃起了一团火。我闭着双眼,唇上突然被啄了一下。

他笑:“怎么这么着急啊,一个月都等了,就差这一天?”他掰开我的手,“衣服别给...

入坑也快一年了啊

化蝶 番外 寸断(十六)

更啦

更的多了怎么看的人反而少了🤔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分明那挂着血的面庞,做出什么表情都该是狰狞可怖的,可偏偏从苏摹脸上一点也感受不到。那微微的笑反而令人心安--就好像一个人在临走时为了不给家人造成太大困扰,心里多难受,都是笑着离开。


苏摹也不愿给鬼厉留下太多痛苦吧,这一笑感谢了他的照顾,从此他们就两不相欠了。


“海皇,吾赐汝龙神之力,汝当真要如此使用么?”龙神给他传音,“这世间之乱非汝之过错,汝自当抽身,又何苦卷入其中?”


苏摹摇了摇头:“我意已决,我本就命不久矣,不如以这残躯,再为这人间做点好事。”


“可这人间,未曾一日善待于...

化蝶 番外 寸断(十五)

完结倒计时~


——🌿——🌿—正文—🌿——🌿——


鬼王宗将近三分之二的人都到了复活兽神的地点,当然,也包括鬼厉和苏摹。


鬼王面色阴郁,诅咒娃娃那事虽然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可他看向苏摹的眼神里恨意依旧不减。


苏摹身上穿着一袭黑衣,厚重的似乎要把他压垮了,墨蓝色的长发只简洁的拢在一起,用一个银色的龙纹发饰固定住。


天地苍茫,仿佛只剩下了他一人。


从始至终,只他一人。


苏摹深深地叹了口气,微笑着,对身边的鬼厉说:“就送到这吧,剩下的路,我要自己走。”


祭台有十几级台阶,苏摹摸索着一步一步踱上去,还未等他到祭台中央站稳,鬼王就一声令下:...

1 / 25

© 烟雨醉巷丶🍀(祝🌿平安喜乐版 | Powered by LOFTER